cc国际网投信誉资料
CC国际网投投诉

公司法一百问(八)—— 隐名股东对公司是否享有股东权利?

    在设立有限责任公司过程中,实际出资人为了规避法律或者出于其他原因,借用他人名义设立公司或者以他人名义出资,这在公司法理论上对其称为“隐名股东”。与之相对,记载于工商登记材料上的股东则称为“显名股东”或“名义股东”。

    对于隐名股东这种现象立法中是否应予以认可,且隐名股东的权利如何界定,如何保护,由于《公司法》相关规定的模糊,这类问题历来是公司法司法实践中的一个难点。

    法学理论界对“隐名股东”是否享有公司股东法律地位有二种不同观点,持肯定观点的认为,既然《公司法》并未明文禁止借用他人名义设立公司或者以他人名义出资,则其股东地位应该得到认可,这种体现契约自由、投资自由的行为符合私法领域意思自治的原则,不能因为“隐名股东”在股东资格形式要件上的不规范就对其进行全盘否定。当然,确定隐名股东法律地位需同时具备三个条件,即隐名股东对公司完成了现实的投资行为;隐名股东事实上对公司行使着股东的权利;公司其他股东对隐名股东的这种状况明知。而反对观点则认为,“隐名股东”不具备股东的法定形式特征即工商登记、公司章程、股东名册记载等,在现有公司登记制度之外另外创设所谓隐名股东制度会使问题复杂化,同时也不利于交易秩序和安全。隐名股东因其对公司的投资行为而产生纠纷的,应适用合同法中的相关规定予以解决,其如向公司主张股东权利,则需按照公司法的相关规定予以确定,而不能直接向公司主张股东权利。

    实践中,因隐名投资而发生的纠纷,可以分为涉及公司内部关系的纠纷与涉及外部关系的纠纷,前一类如公司利润分配纠纷、实际出资人行使股东权利纠纷、对内承担责任纠纷等;后一类主要集中于名义股东对外转让、质押股权时与实际出资人所产生的纠纷。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以下简称《公司法司法解释(三)》),其中部分内容涉及到对隐名股东的不同关系如何进行处理的问题。根据这一《公司法司法解释(三)》,有必要对其进行进一步的梳理与解读。

 

    一、隐名股东与名义股东的关系

    隐名股东与名义股东之间的关系,应当遵循意思自治、契约自由原则。两者间的代持股协议本质上就是一个民事契约,如果没有合同法52条规定的合同无效情形的出现,应当认定合同有效,对双方具有约束力。根据《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25条第2款,如果实际出资人与名义股东因投资权益的归属发生争议,实际出资人以其实际履行了出资义务为由向名义股东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名义股东以公司股东名册记载、公司登记机关登记为由否认实际出资人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此处的规定即体现了法律对于隐名股东与名义股东之间协议的承认。然而,实际出资人向名义股东主张权利,该权利究为股东权利还是合同债权,对此司法解释并没有说清楚。我们的理解,此处的权利,应解读为合同债权,而不是股东权利。因为所谓股东权利只能向公司行使,不存在股东之间所谓的股东权利之争。只是该处的合同债权内容有别于一般合同债权,即其债权内容包含公司经营所产生的利润,而不是一个恒定的标准数额。

    

    二、隐名股东与公司的关系

    在股东与公司之间的内部关系上,股东可以依据股东名册等法律文件的记载向公司主张权利,公司亦可依据股东名册等法律文件的记载识别股东,并向其履行诸如通知召开股东会、分配利润等义务。在本次《公司法司法解释(三)》出台之前,相关的司法解释对隐名股东与公司之间的关系,规定了隐名股东在具备实际出资等三个条件的前提下,其可以直接向公司主张股东权利。然而,根据对《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25条的解读,可以看出目前的司法解释中规定隐名股东不得直接向公司主张行使股东权利。在隐名股东获得股东资格之前,隐名股东虽然是公司实际出资人,甚至是被其他股东所明知,且参与了公司实际的经营管理,但并不等同于其具有股东资格。

    隐名股东如欲直接向公司主张股东权利,则首先要确认其股东资格。根据《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25条第3款,实际出资人未经公司其他股东半数以上同意,请求公司变更股东、签发出资证明书、记载于股东名册、记载于公司章程并办理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对此作反面解释,则实际出资人(隐名股东)如经公司其他股东半数以上同意,则其股东资格可以得到确认,原本形式要件上的欠缺得以弥补,且这种股东资格的确认可由法院判决直接作出,而不是遵循一般股权转让的规则。但是,股东资格确认“其他股东过半数同意”规则也可以有例外情形。如果公司章程对于实际出资人股东资格的确认有明确规定,则应按照公司章程规定。 

   

    三、隐名股东与第三人的关系
    此处的第三人即可能是不知隐名股东存在的公司其他股东,也可能是公司外的第三人。一般而言,在这种情况下,应当坚持外观主义原则,优先保护善意第三人因合理信赖登记机关的登记而作出的行为效力,这是商事交易的一般原则。根据《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的第26条规定,名义股东在隐名股东不知情的情况下将登记于其名下的股权转让、质押或者以其他方式处分,隐名股东以其对于股权享有实际权利为由,请求认定处分股权行为无效的,人民法院可以参照物权法善意取得的规定进行处理。也就是说,如果第三人在受让名义股东转让股权时具有善意、以合理的价格转让、并且完成了相关登记后,其可以基于善意取得获得股权,此时隐名股东仅可以要求名义股东承担赔偿责任。(王跃龙 茹毅)

?
友情链接:
Shanghai Run He Law Firm ? 2011 | 沪ICP备05015484号-1
Powered by ESPCMS